• Share on Google+
崔根元:隔去繁华离开喧嚣 找回生活原本的样子
shuai 2020-02-17

昨天是我被隔离的第三天。刚被隔离的前两日时而莫名惊恐、时而无名烦躁,外面阳光明媚,可自己只能身处百平米内不能出去一步,这种感觉只有体验的人才知道。

大概也是这个原因,我们这栋被封闭隔离的楼周边不时会传来谩骂、打电话倾诉乃至偶尔哭泣的声音。无法知晓这些背后的具体原因,但可以肯定的是,应该都与被隔离在家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。因为住在这里已有几年,出现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。

起床后打开窗,天气一如既往的晴好。打开朋友圈,很多人在发立春消息的同时,也在祝愿这个冬日早点离开,早点彻底战胜疫情,迎来真正温暖明媚的春天。或许是看了这些,也或许是前两天的隔离已除去了心中的浮躁与烦闷,让自己彻底静了下来,开始重新审视生活。

说起都市的喧嚣,我大概算是一个深有体会的人。小时候生长在农村,房前屋后的水塘、瓦片、泥巴……都给童年带来了无尽的欢乐。大人们因为丰收、因为家里的牲畜养得好、因为在水塘里多抓了几条鱼等等,都会乐得开怀大笑,那笑声里传出的是从心底发出的幸福,在乡村的那片土地上回荡,久久不散。

成年后,开始向往都市生活,开始羡慕霓虹灯下漫步的感觉,一度认为那才是天堂,才能拥有真正的幸福。因为向往,所以拼搏,寻找各种途径和可能去脱离农村,去往心中所向往的地方。

曾经,考试与从军是农村娃“改变命运”最主要的两个途径。因为贪玩,我的学习并不好,通过考试改变命运的路被堵死了。我选择了后者。为能改变命运,为能走出农村,从军的那些年,我努力学习,不断提高自己,一路拼搏,最终因有一技之长,从最偏远的边防调到所有人都向往的首都北京工作。

初到大都市,那种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一时间难以适应。每天坐几小时车上下班,地铁里挤得腿提起来都落不下去,妙龄少女们披头散发走出住处,在地铁口买个快餐边吃边取出包里的化妆盒在脸上一顿涂抹,对于她们来说,每一秒都显得尤为重要。这种感觉,让我一个在农村散漫惯了的人感觉压抑。

不觉中,在京城一呆就是好几年。脱下军装,来到扬州这座闻名世界的适合生活的城市,竟然发现自己开始不适应“慢生活”了。在街头问大爷大妈某个地方怎么走,大爷大妈还在大脑中想准确的位置时,我已迫不及待地离开了,边走边丢下一句话,说我再问问别人吧。那段时间,每天感觉时间用不完,这种生活是那么惬意,我时常向战友炫耀。我开始有时间去走街串巷,有时间去品味小吃,有时间去了解风土人情。这时才发现,大都市虽好,可要说生活,还是中小城市更适合。

然而在扬州生活几年后,这种感觉却越来越淡,每天开始在忙忙碌碌中度过。回到家中,虽然很累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睡不着。无形的压力,无名的焦虑,说不清道不明。每天感觉也没做太多的事,但天天让人感觉身心疲惫。打开朋友圈,从半夜凌晨到早晨起床,都有人在发朋友圈,诉说自己失眠的痛苦。原来,有这种感觉的并不是我一个。

隔离几天后,打开窗向楼下看,行人很少,偶尔有人走过,步伐不再那么匆匆,小区一下子静了下来,不再繁杂喧嚣。被隔离后除了一日三餐,就是陪父母聊天,和亲戚朋友通电话,谈谈各自的家常事。奇怪的是,人也不累了,每天反而睡得更香,这种感觉是成年后从来没有过的。

这时,我突然发现,被隔去的是繁华,离开的是喧嚣,也让自己难得地抛开一切杂念来感受生活。这种感觉才是生活原本应该有的感觉,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被隔离,大概永远也找不回来。

但愿在疫情过后,生活在都市的人们,都能在忙碌的生活中,时常将自己“隔离”一下,放慢脚步,用心重新审视生活,将那些因为奔忙而被忽略的亲情、友情重新找回,找到生活原本该有的样子。

记者 崔根元


责任编辑:煜婕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