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Share on Google+
父亲替子还债40万 背后故事叫人唏嘘
shuai 2020-07-02

绘图 沈江江

“我真的好委屈,一肚子苦水无人倾诉,这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。”近日,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的担保人老余在向债权人还清了40万元欠款后,结束了历时两年的还款之路。在宝应法院执行局出现的这一幕,令人不免唏嘘。老余并非40万元债务的实际借款人,躲避债务、欠钱不还的,其实是他的儿子小余。40万不是笔小数目,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?老余为何要承担还款责任?

以做生意为由举债

实则挥霍一空

老余一家生活在宝应,世代经商。然而,近年来,生意开始走下坡路。“我已到花甲之年,本想把产业交给儿子打理,谁料儿子不争气。”老余和亲戚朋友聊天时,时常流露出担忧之色。

儿子小余是个80后,大学毕业后一直跟着父亲学做生意。然而,他不务正业,对企业经营不善,导致生意持续走下坡路。他还在外打麻将,任性玩乐,花钱大手大脚。

2018年时,小余以做生意需要资金周转为由,向妻子的亲戚(姨妈)借款40万元。借钱时,小余还叫上了自己的父亲。“姨妈,我父亲今天来帮我做担保了,这钱你放心,没几年肯定能还上。”小余向姨妈一家打包票。事实上,在借款前,小余就对父亲承诺,将该笔借款全部用于商铺经营。

“看到儿子振作起来,承诺将借款用于做生意,我才同意为他借款担保的。”老余回忆说。然而,小余再次欺骗了家人,拿到40万借款的他,并没有将钱投入商铺经营,一转身就又将钱用于玩乐,很快便挥霍一空。

父亲做担保人

背上40万元债务

借条上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,小余的姨妈吴女士便坐等着收回借款。可是,她左等右等,双方约定的还款日子早过了,但仍不见小余联系自己。

2018年1月以来,吴女士几次打电话催促小余还钱,可小余总找出各种理由搪塞。当年3月,吴女士一纸诉状将小余及其父亲老余告上了法庭。

最终,在宝应法院主持调解下,被告小余与原告达成协议,小余答应于2018年5月至2021年3月分4次偿还40万元债务。法官介绍,在双方达成的民事调解书上还注明,被告老余对这笔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。法院成功调解后,这起民间借贷纠纷进入执行程序。

然而,就在还钱的节骨眼上,小余不仅不担起责任,反而藏匿踪迹、下落不明。事发后,吴女士找到了小余的父亲老余。

面对这笔40万的债务,和“老赖”儿子相比,老余的做法显得诚信且有担当,“我虽然没有参与这笔借款的使用,但作为担保人,欠债还钱天经地义。”由于欠款数额较大,老余请求法院给予一定筹款期。

考虑到老余的实际情况,承办法官随即与吴女士进行沟通。吴女士表示,愿意给予老余筹款时间。“谁让儿子做错事呢,遵纪守法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,无论是作为父亲,还是作为担保人,我都要承担起责任。”老余感慨道。

2018年6月还款5万元,2019年5月还款10万元……直到最近,老余还完了最后一笔5万元欠款,长达两年的还款之路终于结束。

“40万不是小数目,这份沉甸甸的父爱让人唏嘘。”承办法官表示,虽是小余欠下的债务,但老余承担了连带还款的责任。“老余的糊涂之处就在于,他在借条中担保人一栏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”

“我已经聘请了律师,将依法向儿子行使追偿权,希望他能以此为戒,早日走上正途。”老余告诉法官,儿子的所作所为让他痛恨不已,他将凭借手中握有的调解书行使自己的追偿权。

以案释法

做担保有风险,要慎重决定

生活中,在亲戚朋友发生借款等债务行为时,市民经常会遇到做担保的情况。那么,担保过程中将面临什么法律风险呢?

记者采访获悉,如果是给人承担连带责任担保的担保人,需承担和债务人同样的偿还责任。当债务人无法偿还债务时,债权人有权单独起诉担保人要求承担还款义务,这也意味着担保人的财产可能被法院查封和冻结。“甚至因为债务人和担保人都缺乏债务清偿能力,而影响自己的工作、生产经营,家庭资产也将面临查封和冻结。”宝应法院民庭法官杨浩杰表示。

根据法律规定,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,担保人应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承担连带责任。“给别人做担保有风险,当事人切记要谨慎。”法官提醒,市民在成为各类债务的担保人之前,一定要慎重决定,以免日后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通讯员 陈民 郎义宁 记者 黄静


责任编辑:煜婕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