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Share on Google+
【口述史】陈忠南:51年前,我为英雄杨根思塑像
shuai 2021-11-10


2021年,陈忠南在杨根思塑像前留影

一部《长津湖》,点燃了所有观众的爱国热情,电影票房已经超过55亿元。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多少志愿军战士,为了保家卫国,献出宝贵生命。影片的最后有一段杨根思的镜头,这位年轻的战士,抱起炸药包,点燃导火索,纵身冲向敌军,与敌人同归于尽,年仅28岁。杨根思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位特等功臣和特级战斗英雄。

在杨根思的故乡,泰州市泰兴市根思乡根思村,建有杨根思烈士陵园,在陵园前,矗立着一座高达9米多的杨根思塑像,每一位参观者都肃然起敬。51年前,三位美术家从扬州出发,来到泰兴塑造了这尊塑像。陈忠南,就是这三位美术家之一。

【口述人档案】

陈忠南

著名书画家,扬州市文联原主席、扬州市美术家协会原主席、扬州市国画院原院长。

三位美术家肩负重任

手稿绘图绘制一个月时间

1970年,我25岁。那一年,因为一位朝鲜人民军的首长,要来杨根思的家乡,祭拜这位特级战斗英雄。当时的杨根思烈士陵园,只有一块小小的纪念碑,隐没在树丛之中。江苏省有关部门认为,杨根思纪念碑太简陋了,和杨根思的英雄地位并不相符,就下达任务给扬州专区,要求为杨根思烈士重塑一座雕像。

接到任务后,三个人组成了一个创作小组。小组长是张世椿,还有吴肇钊,以及我。张世椿是中央美院的教授,水平非常高,他本来就是扬州人,开始在北京,后来去了东北,又回到了扬州。他比我们年长一些,大10岁。吴肇钊和我年纪相仿,比我大一岁,都是大学毕业不久,我当时在玩具厂从事设计工作。

为什么会找到我们三个人呢?因为当时我们在瘦西湖法海寺内做了一个泥塑的《收租院》,这是一个群塑像,原创是在四川,我们将这个群塑移植到了扬州。工程很大,铺满了整个法海寺。当时做雕塑的有近20人,在这些人中,选了我们三个人。我们三个人的关系很好,对于艺术的见解也是一致的。

杨根思烈士

确定人选之后,扬州专区领导开会,把任务交给我们。当时有明确的要求,塑造的杨根思的形象要积极向上,体现人物的民族气节、英雄气概。我们三个人寻思,杨根思和那些舞台上的英雄,还是有所区别的。他是一位活生生的英雄,有着最令人感佩的壮举,他是在战争中产生的大英雄。明明知道自己会牺牲,还是义无反顾。一想到他的事迹,我们就心潮澎湃。

张世椿(左)吴肇钊(中)陈忠南(右)

他也不是天生的英雄,他是一名排长,是一位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英雄。在设计时,首先考虑杨根思的出身,他出生于贫苦家庭,还是一位孤儿,所以首先是农民子弟,形象要质朴。其次,杨根思属于战场,要把他视死如归的精神表现出来,比如眼睛,我们当时考虑要挖得深一点,光线照不进去,就会让雕塑的眼神显得炯炯有神。还有一个重要的细节,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作战时,身上都会有白被单一样的披风,一是用来御寒,二是可以埋伏在雪地里,不容易被敌人发现。我们在雕塑上也设计了一个披风,既生动再现了人物的现场感,也为雕塑增加了动感和气势。

雕塑的手稿是张世椿起稿的,在画纸上,前后构思了个把月时间。领导最后要进行审查,得到认可才行,最后解释了设计意图后,顺利通过。

中途跳河寻找颜料

险些被200多斤的泥巴砸中

1970年夏天,我们前往现场勘察,当时手上还拿着扇子,天气比较炎热。到了现场,看到现场条件比较简单。树比较多,就是纪念碑不大,无法和杨根思的英雄事迹相匹配。

1970年,吴肇钊(左)张世椿(中)和陈忠南在杨根思塑像前合影

当时那里不叫根思乡,叫做根思公社,交通比较落后,没有汽车通行。我们住在泰兴第二招待所,前往根思公社没有车,只能坐着别人的自行车下去。

路上也是非常狭窄,还要过桥,桥上栏杆也没有。过桥时,张世椿突然掉到河里去了。我们很着急,却看到张世椿在河里不起身,弯着腰在摸索。我们问他,你在摸什么,他说自己随身携带的颜料掉到河里去了。我们就说,颜料丢了,再买就是了。张世椿说,在丢掉的颜料中,有一款维利斯红,进口的,在国内根本买不到。他这么一说,我们也都跳下河,和他一起寻找。最终,终于在河底摸到了这管维利斯红。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